才女,红妆,诗人,爱情,革命,颠沛流离……这是只属于民国的浪漫主义。民国时期对于美丽的女人,对于爱美的女人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年代。人们迅速得看到了艳丽的艳色,又在沉寂中守住最后一朵红玫瑰。月里嫦娥,一个从民国走来的化妆品品牌,带你看那个时代的乱世红妆。

  

 

  月里嫦娥美妆博物馆:民国时期的美学发展

  随着千年帝制的结束,一个百废待兴、自由奔放的时代就此开启,女性的社会地位、日常生活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西方思潮、西方文明更大规模地侵入渗?#31119;?#20174;思想意识到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不断冲突、不断融合,因此民国女性的化妆术、使用的化妆品、服饰发饰潮流,?#38469;?#21040;了西方的深刻影响。

  今天,月里嫦娥这个从民国1918年走来的化妆品百年品牌,就将为你展现民国不为人所熟知的时尚摩登。民国虽是乱世,美妆却也别有故事。

  

 

  月里嫦娥,重返人间;西风东渐,美色动人

  跨过20世纪的门槛,封建制度消亡,女人的妆饰终于不再暗示她们的等级和身份标志,而是?#20174;?#22905;们的消费水准和审美情趣。民国对女性的解放,造就了那个时代的新女性,她们开始涉足职场。对于普通女子来说,她们的妆饰和她们的职业息息相关,但仍然较为简素。

  当时流行的风尚主要是浓艳的大红唇,一方面受到?#32654;?#22366;女星的审美影响,另一方面受到制作唇膏的?#38469;?#38480;制。 张爱玲在散文《童言无忌》中写过:“生平第一次赚钱,是在中学时代,画了一张漫画投到英文《大美晚报》上,报馆里给了我五块钱,我立刻去买了一支小号的丹祺唇膏。”

  白先勇的小说《永远的尹雪艳》中写道:“尹雪艳着?#24471;?#20154;。但谁也没能道出她真正迷人的地?#20581;?#23609;雪艳从来不爱擦胭抹粉,有时最多在嘴唇上点着些似?#20852;?#26080;的蜜丝佛陀;尹雪艳也不爱穿红戴绿,天时炎热,一个夏天,她都浑身银白,净扮的了不得……”。

  这个时期,不仅蔻丹、蜜丝佛陀等舶来品“侵入”普通民众的生活,在此激发之下,?#23601;?#30340;实业家也开始着手占领国内美妆市场。在上海这块十里洋场上发展起来的月里嫦娥牌系列化妆品就是其中的翘楚。

  

 

  月里嫦娥的精髓:民国的女人味 女人的民国范

  清末民初时期,化妆品和美容品以洋货为主。1870年就已输入上海的美国纽约化妆品牌子林文烟,是最早进入中国的欧美化妆品。此后,法国、英国、美国各种化妆品牌相?#25506;?#20837;中国人的视?#21834;1热?#35199;蒙香粉蜜、夏士莲雪花、司丹康美发霜、巴黎素兰霜、曲线安琪儿、培根洗发香脂水、力士香皂、李施德林牙膏……

  之后中国?#23601;?#20225;业家与国货实业也随之迅猛发展起来,其中颇具代表性的就是从上海发展起来的永和实业公司。上海永和实业股份公司前身为1917年叶钟廷创设的茂昌字号。1923年在上海闸北西宝兴路民生路购地建厂生产化妆品、纸?#23567;?#29273;膏、香皂等。1928年起开始生产“永”字牌像皮球、套鞋等橡胶制品。1940年在长寿?#26041;?#26032;厂。解放后先后合并建华橡胶厂,中央橡胶厂等。1966年改名国营上海橡胶制品三厂。

  近代开埠之后,上海逐渐发展为中国最大的通商贸易口岸,各色各样的货物开始大量进入上海,在影响着人们日常生活之时,也冲击着上海旧有的行业。其中洋货化妆品的传入,虽然使得上海原有的香粉业逐渐被淘汰,但也刺激着国货化妆品行业的崛起。由于洋货化妆品占据了上海化妆品市场的主导地位,化妆品输入量不断增?#24433;?#21270;妆护肤这个概念让大众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市场需求也越来越大。在市场的刺激之下,才激起了如叶氏家族一般国内的有识之士设置厂房,购?#27809;?#22120;,自行制造国货化妆品,一批批如月里嫦娥、双妹、无敌牌等国产品牌成为民族国货的领军人。